主管单位:河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 
 
网站首页  |  新闻资讯  |  文研会概况  |  会员之家  |  会员作品 | 名家名作  |  影视专栏  |  名家评论  |  会员名单  |  网上留言
艺术交流  |  展赛启事  |  环渤海诗歌  |  新秀佳作  |  学术争鸣 | 合作报刊  |  名人轶事  |  招贤纳士  |  博客中心  |  网事杂谈
   
 
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是由广大文学、艺术爱好者自愿组成,以文学、艺术创作和研究为主旨的非营利性组织,编辑出版《环渤海诗歌》月刊。现面向广大文学艺术爱好者诚纳会员,咨询电话:0311-80803680
  网站首页  -  文学类名家
 

安妮宝贝

信息来源:管理员    发布时间:2012-10-16 9:32:08    访问量:1674次


个人简介:

安妮宝贝 ,原名励婕,1975年6月22日出生, 浙江宁波人,汉族。

曾任职于中国银行、广告公司、网站、杂志社等,从1998年10月开始在网络上写作和发表作品,以《告别薇安》成名于江湖。

新浪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babe

 

代表作品:


2000年1月:小说结集《告别薇安》出版  

2001年1月:散文及短篇小说集《八月未央》出版

2001年9月:长篇小说《彼岸花》出版

2002年9月:摄影散文集《蔷薇岛屿》出版

2004年1月:长篇小说《二三事》出版

2004年10月:摄影图文集《清醒纪》出版

2005年5月:《蔷薇岛屿》新版本

2005年8月:《八月未央》新版本

2006年3月:长篇小说《莲花》

2007年9月:随笔集《素年锦时》

2009年1月:中篇小说《月》

2011年8月:长篇小说《春宴》


作品特点:


  早期作品主题多为工业化城市中游离者的生活,主题边缘,后期作品则开始关注人与外界和自我的关系,注重内心关照,有较多人性和哲学上的探讨深入。现在,85后新手滴呐、韩殇、贾飞、刘宇昕的作品也有安妮宝贝式的接触或考虑这一类接触。其《告别薇安》《八月未央》和《彼岸花》风格独特。自从父亲去世,风格转变,见《蔷薇岛屿》一书。 

  同期散文则走向对自然和细节的观察和挖掘,文笔清朗,意境淡雅。《素年锦时》即代表此类风格,并得到读者的喜爱。

  她的故事简单,赋予故事的含义却颇丰饶,作品一般都潜藏着自我解释的系统,随处可见高度概括、清醒自解和向更高更深处的探索,文字急迫、紧张、直接,具有解放的活力与直指本心的诚意。

  其作品风格在漫长时光的磨练下有很大变化。其《告别薇安》《八月未央》和《彼岸花》让人感觉随意、慵懒、漫不经心却又丝丝入骨的颓废与悲伤。自从父亲去世,有所思省,写了《蔷薇岛屿》一书。后来经历数年心渐渐成熟,不再沉醉于稀薄幻觉,变得清淡有节制。《素年锦时》和她后来的文字是最好的印证。《素年锦时》就是一部成功的说明。

  在《素年锦时》的《月棠记》中,她流露出对婚姻与孩子的看法。

 

作品欣赏: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素年锦时》—月棠记1(1)

  重光第一次见到清祐,是在八月。

  七月,她从贵州回到北京的家,结束了一个公益机构组织的教育项目。他们带去一些由英文翻译的学生百科知识读物,分给高山上的苗族小学。她在那里停留三个月。平时她在基金会做义务工作,翻译给儿童阅读的读物,去乡村代课。她读《圣经》,也读佛经,但尚且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确定信仰的人。

   回来的第一天,重光处理了很多事情。生活总有琐碎小节冒出来,需要消耗精力,又不能不做。邮局催领汇款包裹,冰箱有待塞满,一日三餐要解决,一旦要做饭,又要去集市买菜收拾碗盘,后患无穷。有太多事情分神,网络,书籍,报刊,其他杂项,脑子因此失去清省。重光耐心对待一切,从朋友处抱回猫,清扫家里灰尘,洗晒衣服,整理厨房,做了午饭,收拾垃圾。然后出门,分别去两个邮局取东西。

  她的家像个仓库,橱顶排满很多酒瓶,喝光的没喝光的都排列一起,客人来吃饭,她让他们自己挑。房间堆满东西。书,CD,衣服,香烟,杯子……遍地可见。厨房里堆积瓷器和玻璃瓶。所有恋物癖的人,内心对人的温度都很低。她定期清扫家里,整理繁杂物品,有些并不陈旧,只是不喜了,就送给朋友。她送出过旧书,影碟,首饰,樟木箱子,穿过一次的桑蚕丝裙子,从未开启的香水。有些旧物用一张发黄报纸皱巴巴地裹起来,递给别人,说,给你。仿佛对它们没有任何留恋。

晚上没有缘故地断水,她太疲倦,没有打电话去问物业,用矿泉水洗脸刷牙,很快入睡。半夜水回升,未关上的水龙头在浴缸里哗哗直响,她便起身去关龙头。此时发现窗外大雨滂沱,闪电频频。大猫蜷缩在她的床上,不肯离去。重光关上窗户,继续睡,不知为何,想起贵州的路途,窗外大片绿色稻田青色山峦,一路的沉默与喧嚣之中,心中异常分明的思路绵延。旅途总是使人有目标,一早醒来就要上路,方向就在前面,食宿简单节俭,也许因为如此,路途使人沉沦。重光宁愿把大半的时间都花费在路上。

一星期之后,重光独自度过自己的生日。

她去熟悉的店里修剪头发。已帮她剪过三次头发的男子手艺一直精湛,那天处理了一个他认为符合重光气质的、顺溜贤淑的发型。重光知道这个头发不是她的,回到家,打开水龙头洗头,用手把它揉得乱糟糟。她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子。

晚上打算庆贺生日,她顶着一头潦草的直发,出门去吃西餐。先跑去嘉里中心附近,曾经路过的华丽西餐厅早已关闭,现在成了鞋店。真是物是人非,太多东西不能持久。重光知道自己与这个城市之间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,她随时在准备离开此地。换到三里屯附近一家新开的意大利馆子,要了帕尔玛火腿和山羊奶酪的头盘,一个鱼茸和黄油做的汤,一盘花蛤意面。面条很好吃,细细的,有韧性,花蛤洗得干净,用酒灼过。喝了一杯白葡萄酒。

在贵州,她每天用大铁锅为十多个人烧饭,洗炒蔬菜。她从不介意自己是一个经常独自在餐厅吃饭的女子。

重光觉得人老去的某些迹象是,爱上听昆曲,看古书,不太说话,在某些时刻会不由自主掉眼泪:反省自己的处境和内心阴影的时候。感同身受。但那依旧是为自己觉得难过。无法爱上一个人或爱上一个人。此刻都是格外寂寥的。独处。在黑暗中的睡床上,回忆起一切记得的事情。躺在一个男子的手臂上,而心依旧不知归处。如果失去猫咪,对生活持有一种矛盾重重的敏感和激情的时候。

她经常性感觉抑郁。有时在下午强迫自己到人群之中去,回到地面,在乌烟瘴气的咖啡店里喝一杯咖啡,似是唯一慰藉。有时她会困惑于这样的问题,人到底是为了何种目的,一直忍耐着生活,日复一日的生活。一切看似没有任何希望。没有希望来自身边的世界,没有希望来自身边的人。也似乎没有希望来自自己。曾经尝试过喝酒。脸红,后背和胸的皮肤红痒难忍。哭泣。次日早上醒来,大雨倾盆,空气冷冽而清新。猫咪静静地蜷伏在枕头边,一动不动,在雨声暴动中眼神镇定。在那样的时刻,她看到自己生命的质地,像一块铺展的白布,因为干燥和清洗,看到它隐藏的每一丝皱褶和阴影。


 
   
   
   
 
文研会简介  免责声明  合作单位  联系我们  人才中心  会员名单  
联系电话:0311-80803680 邮箱:hezhibei@126.com 网站:http://www.hezhibei.org